- N +

[118]非暴力沟通

非暴力沟通

多闪盟_多闪哥



一、观察。不主张绝对化的评论,要清楚地描述观察的结果。

非暴力沟通提倡在特定的时间和情境中进行观察,并清楚地描述观察结果,不主张绝对化的结论。就像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所说:“不带评论的观察是人类智力的最高形式。”我们需要克服自己与生俱来的语言习惯,丢掉自身带来的道德评判,把最朴实的观察结果呈现在对方面前。我们此刻观察到什么?不管自己是否喜欢,只是客观地说出人们所做的事情,清楚地说出观察结果即可。


我给你举个例子:比如你看到孩子的脏袜子随地乱丢,作为妈妈可能会这样描述:


“你的脏袜子总是随处乱丢,搞的家里乱七八糟!”

另一种描述:“我看见,桌子下面有两双你的脏袜子,沙发旁边还有一双你的脏袜子……”


想想我们平时发生的生活场景,是不是第一种表达方式是我们更习惯的,也是最容易脱口而出的呢?但是,第一种表达是我们对孩子乱丢袜子的不满。第二种描述才是你真正观察到的事实,不带任何评论。如果你能按第二种观察来描述,那恭喜你,沟通就开了个好头儿,至少你描述的是客观事实,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,让对方无法反驳,听起来也更容易让人接受,能够顺利地往下进行。

将观察和评论混为一谈,人们就会自动过滤,只倾向于听到批评,所以想有一个好的开端,我们在一开口的时候,就要提醒自己用描述性语言来观察当下正在发生的事,也就是你看到的结果。不要带有任何评论,不要让你的思想、情感、或愿望或预测来把你的评论当作事实。

二、感受。真实地表达感受,让沟通更顺畅。

在表达感受的时候

第一,我们有意要来积累表达丰富内心的词汇,并在生活中刻意训练来加以运用。

第二,感受一定是源于我们自身被满足或未被满足的需要,别人的言行可能会刺激我们,但并不是我们感受的根源。

第三,关于感受还有一个重点:就是要区分感受和想法。什么是你的感受?什么是你的想法?稍不注意就会混淆。


你来听听:今天单位公布升职名单,竟然没有我,太不公平了!我觉得不受重视,有种被抛弃的感觉!


在这里,“被抛弃”、“不受重视”、“不公平”是你的感受吗?我感觉“不受重视”,我感觉到“不公平”,我感觉“被抛弃”了,其实这些并不是源自内心的感受,你仔细体会一下,这都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想法。


三、需要。静下心来倾听自己和他人未被满足的需要。

举个具体的例子:你和客户谈判完,终于顺利把这个重要客户拿下并签完了合同。你转身跟同事说:“小李,一会儿把这份合同放在档案柜里啊!”


第一种结果:陪客户用餐去了。回来后,发现这份合同就在桌子上随便放着。这时,你可能对小李这么说:

“你怎么这么随意,我交代你的事,你都没有听见吗?”


第二种结果:“你将客户的合同随便放在这里,我很失望,因为我希望重要文件能够得到妥善保管。


看看这两种表达有什么区别?同样都是小李的行为引发了我的感受

但第一种表达,直接批评指责对方,并没有对自己的感受负责,显然不是非暴力沟通的逻辑。

第二种通过描述观察、自己的感受和需要,“合同随便放在这里”观察到的事实,由此引发我的感受——“失望”,但“失望”的原因是我的需要未被满足,什么需要呢?

如果小李把文件妥善保管了,可能会满足我的“言行一致、放松、得到尊重”的需要,所以我希望重要的文件能够妥善保管,

一是对自己的感受负责,二是深入觉察自己真正未被满足的需要是什么。


我们要勇于对自己的情绪和感受负责,和外在的其他人其实都没有关系,我们需要向内寻求问问自己,到底是我的什么需要未被满足,才引发了我如此的情绪和感受呢。


再来举一个具体的例子:“就是因为你赖床,磨磨蹭蹭,导致了妈妈上班迟到!”

在你的成长中,是不是听到妈妈这样唠叨过?或者你就是一位妈妈,也这样对孩子指责过?

如果我们作为孩子,来听听她的内心。会有四种选择:

第一种,认为就是自己的错,都怪我,害妈妈上班迟到了,都是我的原因造成的!从而导致孩子的内疚、惭愧的负面情绪。

第二种,青春期的孩子可能就会不服气,反过来指责对方!和妈妈对峙:“你迟到为什么都赖在我头上!什么都怪我!哼,凭什么!”俩人羞恼成怒,引发争吵。

第三种,比较成熟的做法,就是了解我们自己的感受和需要。妈妈这样说,让我觉得有些伤心和委屈,这是我的感受。为什么有这种感受?因为我希望得到妈妈的理解,得到妈妈的认可、得到妈妈的爱,这是我的需要没有被满足。

第四种,用心体会他人的感受和需要。妈妈那么生气着急,这是妈妈的感受。可能是因为她也需要我们家人的支持,需要平衡家庭和工作,需要珍惜每一分钟的时间。这是妈妈的需要。

这样我们的内心是不是就平和了。首先要了解自己的感受、需要和期待,对别人的指责和批评都是无意义的,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其实对他人的指责、批评和评论都恰好反映了我们的需要和价值观,如果我们通过批评来提出主张,对方的反应常常是申辩或反击。如果直接说出我们的需要,对方就很可能做出积极的回应。


也只有当我们平静下来能够与“自我需要”的能量连接时,才能够产生为自己的需要负责的动力,也才能在表达时,能够有着这样的意识:希望对方可以了解自己的需要,从而得到对方的帮助和支持。

四、请求。在表达自己请求时要具体说明,避免使用抽象语言。

首先,提出的请求要具体。我们需要清楚地告诉对方,我们希望他们做什么,而不是请求他不做什么。否则对方会很困惑,不知道我们到底想要什么。


比如:妻子想让丈夫下班后,能早点回家吃饭多陪陪家人。因为丈夫最近总在外面应酬。妻子就对丈夫说:“你下班别老跟朋友们在外面喝酒应酬。”

丈夫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可是丈夫下班后,依旧很晚回来。

妻子不理解:“你怎么又那么晚回来?”

“哦,我报名了单位的羽毛球比赛,晚上在练习打比赛呢!”

妻子就很郁闷,虽然说出了自己的请求,丈夫也接受了妻子的请求但并没有达成自己的心愿。

所以,妻子应该直接明确地告诉对方:我希望你每周至少有两晚在家吃饭陪陪我和孩子。那丈夫就能明了妻子的心意和请求了,沟通简单而高效!


第二,在提出请求的时候,尽量不要使用抽象语言或表达的意思含糊不清,别人就很难了解我们到底想要什么。

比如说,父亲对15岁的儿子说:“我希望你能有一点责任感,这个要求很难做到吗?”

“责任感”就是抽象的词汇,我们需要请父亲具体说明,儿子到底怎样做才算是有责任感。父亲也会思考,到底对儿子有什么样的期待呢?


最后解释说:“希望儿子对自己的学习有目标和计划,按照计划复习功课并能坚持有始有终,独立安排好自己的事情,不让爸爸妈妈操心。”


这样对于儿子来讲,就好理解啦,单说“责任心”儿子还是无法了解父亲的心意和期待,虽然父亲提出了请求,沟通还是不成功的。其实抽象的语言,往往也是我们自己没有深入了解自己的期待。就像这位父亲一样,在他说出“责任感”的时候,他也未必真正明白到底需要儿子做哪些可以做的事情。所以,当我们希望别人采取某种行动时,对自己的认识越深刻,表达越清楚,我们就越可能得到称心的回应。

说到这啊,还有一种情况:当我们提出请求后,对方可能接受我们的请求,也可能拒绝我们的请求。当请求没有得到满足时,该怎么办呢?或者当请求没有被满足时,你会是什么反应呢?生气、不高兴、指责?



接下来我们要说说,请求和命令的区别:我们听听下面这段对话:




丈夫说:“这个周末,单位组织去爬山,我们一起去放松一下,你能和我一块去吗?”这是请求还是命令呢?我们需要根据妻子没有同意时,丈夫的反应来做出判断。


这时妻子说:“亲爱的,我这周连续三个晚上加班,周末实在想好好休息哪都不想去。”

丈夫悻悻地说:“哎每次这种活动你都不参加,真扫兴!”

丈夫是什么反应?他并没有重视妻子休息的需要,而开始抱怨指责。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出丈夫的提议实际上就是命令。

那我们再看对话以另一种方式进行:

丈夫说:“这个周末,单位组织去爬山,我们一起去放松一下,你能和我一块去吗?”

妻子说:“亲爱的,我这周连续三个晚上加班,周末实在想好好休息哪都不想去。”

丈夫说:“你的意思是,你这周很累了,周末需要好好休息补补觉?”

妻子:“对,谢谢你的理解亲爱的!”

如果丈夫的请求未被满足时,能够倾听并察觉到妻子的感受和需要,那么他所表达出来的愿望就是请求而非命令。这就是请求和命令的区别。


我们选择通过请求而非命令来表达愿望,并不意味着,一旦人们说“不”,我们就不再去满足自己的需要。它意味着,我们已经充分体会了是什么妨碍了对方说“是”,我们就不会再去试图说服他们。


如果我们只是想改变别人,让他人的行为符合我们的利益,那么非暴力沟通并不是适当的工具。非暴力沟通是用来帮助我们在诚实和倾听的基础上与人联系。我们看重彼此的感情,并能兼顾双方的需要,希望人们的改变和行动是出于对生命的爱,是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。


非暴力沟通虽然称为是一种“沟通方式”,但它不只是沟通方式,更是一种持续不断的提醒,让我们专注于更可能满足我们人生追求的方向。最后,想提醒大家的是,非暴力沟通不是固定的公式,它可以适应不同的情况,并根据个人的风格、文化、环境做出调整,其实有时语言甚至是多余的,在实际对话中,静静地倾听、专注的姿势、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都会显得更加自然。因为非暴力沟通的精髓在于,对四个要素的意识和觉察,而不在于用什么具体字眼。


一个人在没有觉察的状态下,对于外界或内在的刺激,反应常常是习惯性的条件反射,表现形式往往就是指责对方或评判自己。而非暴力沟通提醒我们,把关注点放在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上,来建立与人沟通的感情和信任,来帮助我们找到“除了对错之外的那片田野”……
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[114]番茄工作法图解,简单易行的时间管理方法
下一篇:[125]终身学习笔记摘要,目标规划,学习沉淀,付出执行,坚定信仰